「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まだあなたに出会ってなかったから」

「Perfume🎶関ジャニ∞🎶欅坂46」

「その先で 花は咲くだろう」

源氏日记

根基:法克鱿麦克雷

织杰宝毛衣:

写着玩的。


没有很明显的CP。


——————————————————


X月X日


 


没法玩了,想说脏话。


国王大道爬到手酸。


麦克雷到底什么做的,我很费解,刚下了墙就看到他对我狰狞一笑,回过神来已经在出生点了。


很郁闷,下了班就去喝酒,感觉一个月都不想再打架。


酒吧里碰到麦克雷和死神,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他们关系很烂,竟然还一起喝酒,吓得我胳肢窝咣当一声。


麦克雷看到我还打招呼,说:“嗨小根基。”


我:“不要加酱,谢谢。”


根本没想到麦克雷还会说日语,但是他这个日语不知道跟谁学的,叫谁都加个酱,喊死神叫瑞破酱,汗毛都立起来了。


哦,我已经没有汗毛了,哈哈哈。


……不好意思,不太好笑。


麦克雷说:“我以为你只能喝汽油。”


我:“不是的,我其实喝柴油。”


麦克雷:“……”


我:“骗你的。”


死神笑出声了,但是仗着自己戴面具,装出一副并没有笑的样子。


其实不太想理麦克雷,今天被他打死太多次,心情非常差。


但是麦克雷一副很热情的样子搭话,一副公司前辈的样子,我恍惚间觉得自己是个西装革履的社会人。


麦克雷说:“工作嘛,没办法的,但是主要问题还是你太菜。”


我有礼貌地点点头:“草你妈。”


麦克雷掏枪了。


结果被死神拦下来了。


我还以为死神脾气没有这么好。


麦克雷:“他今天好像走温和路线。”


死神没说话。


“好像是前两天走中二路线被天使说像个弱智。”麦克雷又说。


死神掏枪了。


为了配合他们戏路,我随便拦了他一下,没想到他还真的顺坡下了。


死神把霰弹枪放到一边。


“我们好好聊天,不要说脏话。”麦克雷看了一眼死神已经掏出来的枪说。


“好的。”我点了点头说,“狗币麦克雷。”


死神:“噗嗤。”


麦克雷掏了枪冲上来要打我,死神站起来把他拦住了。


“你别拦我我今天一定要狙死这小瘪三……”麦克雷情绪激动。


死神:“他还小,还小,不懂事。”


麦克雷:“你刚才是不是还噗嗤了?”


死神:“没有。”


我趁乱把麦克雷的酒喝掉做了个鬼脸溜出去了。


哦,我好像做不了鬼脸。那我大概是竖了个中指。


管他的,狗逼麦克雷。


 


 


X月X日


 


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我哥问我昨晚上去哪儿了。


我哥这人很古板的,我怕他知道我去喝酒就要教育我小孩子不能喝酒。


怎么说呢,虽然不管生理还是心理上我都成年很久了,但是关于我是不是小孩子这个问题我还是不能说服我哥的。


于是我说:“最近胳肢窝经常咣当咣当响。去上了点润滑油。”


我哥说:“家里不是有?”


这人怎么跟柯南似的。


我说:“家里的好像过期了,前两天上过油就拉肚子。”


我哥说:“那去买两瓶新的来。”


我点点头:“好的。”


反正花的不是我的钱。


说起来我家到底是不是靠贪污走私发家致富的?


还以为蒙混过去了。


结果今天上班的时候发现死神和麦克雷在我们队里。


“嗨小根基。”麦克雷满面笑容。


完了,要坏事。我心想。


“昨天没怎么喝啊,改天喊上你哥一起去喝。”麦克雷说。


我他妈心如死灰。


我哥:“??????????源氏去喝酒了???????????”


麦克雷:“?他没跟你说?”


我哥:“!!!!!我欧豆豆喝酒了?????????”


麦克雷:“是啊瑞破也在……”


我哥:“????酒吧???酒吧????”


麦克雷终于意识到什么了,慢慢挪到我身边小声问我:“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我把眼睛挡住:“完了,我哥今天一个人都射不准了。”


麦克雷:“哦,他平时也没射准过几个,没事。”


我哥冷静地:“法克鱿麦克雷。”


我:“不要说脏话,尼桑。”


麦克雷委屈地:“你们家人怎么都这样?”


我还没说话,死神冷笑一声:“法克鱿麦克雷。”


麦克雷:“???”


我点了点头,配合队形:“法克鱿。”


麦克雷很委屈,感觉自己什么也没干就收获了三个法克鱿。


我哥:“你哪来的钱喝酒?”


我:“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打柏青哥赢的。”


我哥:“放屁,你打柏青哥从来没赢过。”


我:“不要说脏话,尼桑。”


麦克雷:“柏青哥是什么?”


我:“就是三维弹球。”


话音刚落,突然biu地一声,麦克雷下意识躲了一下,脚边一个大洞,要是没躲,就直接被误伤老二了。


抬头一看天上一个法老之鹰。


“不好意思,手滑。”法芮尔高冷地说。


天使姐姐在边上偷笑,我看到了。


麦克雷惊恐地看着我:“我做错了什么吗?”


我同情地看着他:“以后不要随便到处收五十块保护费了。”


 


X月X日


 


今天比赛,我师父在对面,我的天,浑身都是乱,一个劲对我扔,并不讲什么师徒情谊。


一堆球在我面前滚来滚去,意志崩溃。


比赛结束以后我去见老师反省错误。


我:“我今天,太急躁了。”


我:“不该一个人冲得太快。”


我:“不应该跟对面大锤硬刚正面。”


我:“爬墙的时候忘看后面。”


我:“老师,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我太菜了你已经绝望?”


老师一言不发,坐在那儿比了个V。


我:“?什么意思,是说我太二?”


老师摇了摇头。


我:“?庆祝胜利?”


老师摇了摇头。


我:“世界和平?”


老师还是摇头。


我:“老师,到底什么意思,我其实不太会猜谜。”


老师终于开口了:“那个,能不能,帮我拍张照?”


……其实吧,老师,虽然我是半机械人,但是并没有内置摄像头。


我又不是小猿搜题拍照搜题???


还是有问题想跟老师请教的。


“老师,到底怎么样才能又犀利又帅?”我问。


“你大致上想要什么效果的帅?”老师问我。


我思考了一下,说:“就比如我哗啦哗啦一通挥刀反弹对方攻击然后连续两个后空翻稳稳落地,然后尤金NOKI欧酷类——”


老师沉默了。


我很忐忑。


“老师,这可行吗?”我问。


老师叹了口气:“你还是出道吧。”


我:“……”


沮丧了半天。


一直在思考老师说的出道。


决定如果出道,希望应援扇上不要写什么飞吻或者wink。


这种饭我是不给饭撒的。


……倒也不是我不想给啦。


思考到家里,我哥问我:“怎么了,闷闷不乐的。”


我说:“老师说我不如出道,打比赛不如出道。”


我哥思考了一下,说:“小时候应该给你投简历去杰尼斯的。”


?我说说而已,你干嘛真的摆出一副很后悔的样子??


“搞不好可以成为国民爱豆,拍Anna半裸封面照。”我哥说。


我:“……”


岛田半藏,你这个人思想问题很大了。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没好意思说。


怕打击到我哥,更何况他现在还围着哈喽凯蒂围裙哼着歌洗碗。


如果开演唱会,希望荧光棒都是绿色的。


必须是绿色的,这是我最后的倔强。


 


 


X月X日


 


麦克雷说请我喝酒。


我问他瑞破去不去,他说不去。


我:“那我也不去。”


麦克雷:“?没想到你这么喜欢他。”


我:“不是,主要是我骂你狗逼麦克雷的时候他会阻止你打我。”


麦克雷:“……”


麦克雷:“你不要把他想得太好,他就只是那一天走温柔路线而已,平时都冷酷无情凶残暴戾,没有人性逮谁杀谁。”


我:“那不是你吗?”


麦克雷:“不,是瑞破,你思考一下,我是他徒弟,你对我的印象这么残暴,他是不是更残暴?”


麦克雷:“是。”


我不是很理解他为什么要自问自答。


麦克雷:“而且我跟你说,你不要跟他一起喝酒,这个人酒品还很差,喝醉了就要凹造型非要给你做spa,这么多年不见还成了美妆小达人了真是笑死我了。”


麦克雷疯狂大笑。


我保持沉默。


麦克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好笑吗你怎么不笑?”


我继续沉默。


麦克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人不幽默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容僵住了。


麦克雷:“瑞破是不是在我后面。”


我神情凝重地点了点头。


希望麦克雷可以看得出我凝重的神情。


麦克雷:“我现在逃还来得及吗?”


我用一种同情怜悯的表情看着他。


希望麦克雷可以看出我完美的同情怜悯表情。


我看到麦克雷徒劳地转过去,想要挽回局面:“嗨北鼻。”


死神:“乖孙,爸爸给你做个spa。”


我不是很理解他们的辈分关系。


然后我就躲到墙后面去了。


就只听到麦克雷一直在:“你不要逼我闪光弹啊!”“我要午时已到了啊!”“我靠你玩真的啊?!”


晚上还是跟瑞破和鼻青脸肿(重音)的麦克雷一起去喝酒了。


麦克雷说:“你英语说得挺好的啊。”


“谢谢。”我说。


麦克雷:“竟然不是日式英语。”


我:“嗯,因为天使姐姐改造我的时候顺便帮我加载了英文语音包。”


麦克雷:“???可以这样???”


我平静地:“骗你的。”


麦克雷:“……”


死神:“呵呵。”


麦克雷:“你刚才是不是嘲笑我了?”


死神:“没有,我根本没笑。”


麦克雷:“我听到了。”


死神:“眼见为实,不信你问根基。”


我:“他没笑。”


麦克雷:“???我幻听了?”


我点头:“多次使用午时已到的后遗症。”


麦克雷:“我还会说几句日语。”


我:“很好。”


麦克雷:“……不对吧,这时候你应该让我说说看啊?”


我从善如流:“好的,你说说看。”


麦克雷:“雅蠛蝶。”


我:“……”


死神:“……”


麦克雷:“我还会别的。”


麦克雷:“哈压库。”


我:“好了你不要说了……”


然后我哥来了。


我的心情仿佛是在网吧打撸啊撸的小学生看到网吧门口气势汹汹的妈妈。


我哥回家以后对我进行了口头批评教育。


在批评到第三个小时的时候我问:“尼桑,你渴不渴?”


“不渴。”我哥说。


人家都说长兄如父。


我觉得按照我哥的唠叨,简直长兄如奶。


欧巴酱那个奶。



评论
热度(1679)

© 中禅寺瑞穗 | Powered by LOFTER